资讯 协会 赛事 社会 段位 晋级 考试 知识 人物 大师 名家 新秀
健康 饮食 运动 医疗 心得 拳法 功法 实战 视频 比赛 教学 表演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 » 武术达人 » 正文

80后女孩的太极梦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2-23  作者:叶泳湘 口述 廖旭钢 整理  浏览次数:321
核心提示:1我叫叶泳湘,1986年出生,正儿八经的上海人,杨氏太极的第六代传人,从外婆那一辈算起,已经三代习拳了。我们家过得和一般上海家
 1
我叫叶泳湘,1986年出生,正儿八经的上海人,杨氏太极的第六代传人,从外婆那一辈算起,已经三代习拳了。

我们家过得和一般上海家庭没什么两样,家里的长辈一样要为生计和收入苦恼,孩子考得不好一样被臭揍一顿——可能揍的力度会不大一样吧。

我外公和我曾外公都是黄埔军校的学生,外公是黄埔十六期毕业,打过日本人。上海的黄埔同学会逢年过节会给外公发三五百元,统战部管辖的。外公的爸爸是黄埔三期,他的事儿我问过长辈,讳莫如深。

 

 

因为打仗,我父亲和母亲两边家庭才一起聚到上海,父亲那一支是宁波过来的,母亲这边是常州一带的大户。日本人南下,外婆家的祖宅被充作指挥部,外婆卷了些细软金银逃难到上海,路上被当兵的一道一道搜过,也就不剩什么了。外婆跟我讲,说他们用中空的竹杖塞些金条,本想混过关,结果第一个露馅儿的就是它,当兵的抢过来一掂就知道里面有货。还有一个枕头,棉花里塞满了金银首饰让管家带着,走着走着,管家就不见了。

小时候上学前,有一回淘气,打破了一个盒子,里面滚出好些个绿珠子,我把它们当弹子,在地上打着玩,又想起盒子还碎在地上没收拾呢,用扫帚连盒子带珠子扫成一堆,扔到门外垃圾车里,我母亲回家发现,一顿好打。后来我才知道,那是翡翠。

 

年輕時的母親和小時候的我年輕時的母親和小時候的我

 

我小时候家里穷,住闸北棚户区,上海人说的“鸽子笼”,几口人挤在很小很黑的屋子里,东西也是乱塞乱放的,往往过很久搬开重物,才发现下面压着的是几件玉饰,早碎成渣了。不过母亲没舍得丢,前些日子还问我,要不要去挑一下啊,碎是碎了,不过绿油油蛮好看的呢。

2

我外婆没工作过一天,成天在家看书写字,生养六个孩子,靠我外公一个人养家,生活水平当然是好不了啦,所以我妈妈很早就出来帮家里赚钱了。

我爸爸那边也好不到哪儿去,同辈也是六个兄弟,七十年代末恢复高考,他很努力考上大学,之后在华东理工大学当老师,因为在金山分部,所以很多年下来,跟我妈其实是周末夫妻。

 

年輕時的父親和母親年輕時的父親和母親

 

外公外婆都是很有涵养的人,我记忆中,他们从没同邻居红过脸。过去闸北那边的治安是不大好的,我家门板上的把手是铜做的老物件,外婆从老家带来的,也被人撬走了,外婆用粉笔在门板上文绉绉写了篇“劝善言”,告诫小偷多行善事,被外公笑了好久。

外公得空时,会和外婆挤在小桌子上下象棋,时而开心,时而咬牙切齿,那是他们老两口面部表情最丰富的时刻。

 

外婆吴静霞摄于73岁外婆吴静霞摄于73岁

 

我认字,一大半是外婆教的,一小半是看家里线装书连猜带蒙自学的,我现在网上跟人聊天多用繁体字,就是那时候养成的习惯。小时候电视台放《新白娘子传奇》,我跟邻居家孩子说,书上说白娘子的老公应该叫许宪,情节也很多不对头,没人理我。

外婆教我的时候,一般都挺随意,倒是背诗词,她和老妈都很用心,这让我能把《唐诗三百首》倒背如流,具体到每首诗,谁写的,在第几页,来历典故我都能统统背下来。

从我外公外婆开始,就一直坚持练拳,老两口都活过了九十岁。外婆73岁的时候,在家门口打了套五禽戏,然后背着手开始蛙跳,毽子可以踢出花样儿来,双盘腿更是轻而易举……外婆对子女练拳也很上心的,先后请了好几个师父教拳——那个时候的老师教拳不收钱,但得孝敬烟酒食品,礼仪上得毕恭毕敬。

 

左陈铁玲(家母),右傅钟文(杨氏太极第四代大师)左陈铁玲(家母),右傅钟文(杨氏太极第四代大师)

 

在我妈14岁那年,外婆就把她送到杨氏太极名家傅钟文那里拜师,这一拜就是近三十年。跟许多传统行业一样,那时候收徒弟都是学徒制,老妈从倒马桶到洗衣服,一直伺候老先生到咽气那天。有时候我真佩服我老妈:家里两个老的和一帮兄弟姐妹,师父那边一家子,她自己还要工作,还要练拳,这一天24个小时她是怎么应付过来的?

3

我现在跟人讲,我算杨氏第六代传人,这是怎么算的呢?杨氏太极开山祖师爷杨祿禅,第一代;传到孙子杨澄甫,第三代;傅钟文老师是第四代;我妈第五代,我自然就是第六代了。

杨氏早几代传人都有血缘关系,即便是傅钟文老师,天赋高名声大,也是娶了杨澄甫先生的侄外孙女儿,才当得起传人的称呼,不然,即便是学了师父整套的本事,外头人怕也是不认的。

 

傅钟文在指导家母陈铁玲招式扇通背傅钟文在指导家母陈铁玲招式扇通背

 

我母亲是个异数,当初很小年纪就被送到傅老师门下,学拳快倒是其次,关键是投缘,机灵,老师什么话不说,一个眼神,我妈就知道该端茶该递水该走该留。入门以后没几年,傅老师走哪儿都带着我妈。

老妈总说她以前在圈子里名声很大,练杨氏太极的没有不知道的。我从来不以为然,毕竟她十几年都不出去混圈子,也不坐主席台或者裁判赛事,就和普通打拳老太一样。直到几个月前,我去邯郸永年县,跟当地县领导一桌吃饭,友人介绍说太极传人,领导也没太在意,毕竟在杨露禅故居,传人并不显得特别新鲜。

然后闲聊时,问到我和谁学的拳,我说我是陈铁玲的女儿。领导立马双眼放光语境转换,追问起老人家身体如何,又回忆起第一届国际永年太极联谊会上,我妈和傅老师现场推手,“呼”一下,现场所有人都围上去了,那景象,啧啧,钦佩得很。

 

1991年第一届国际永年太极联谊会。旁边都是那年代十分稀罕的摄像机,万众瞩目。1991年第一届国际永年太极联谊会。旁边都是那年代十分稀罕的摄像机,万众瞩目。

 

4

很多人问我几岁开始学拳的,老实说,我不记得了——打从刚学会走路开始,外婆外公就带着我练拳,我在一边模仿,自然地就练上了。

还是读书前,有一天,妈妈让我摆架子,就是静桩,弓步一动不动半小时,我忍得想跳起来,老妈一棍子就抽腿上了。从此以后,我练功不勤快抽,字写不好抽,学校闹事儿抽……曾经把衣架抽断。

 

叶泳湘1991年拳照叶泳湘1991年拳照

 

我记忆中,从没享受过武术世家出身的礼遇。你想啊,九十年代,谁能赚到钱算谁厉害,太极?练来干吗?赚得到钱么?我妈的学生,同辈,都当着我妈的面问这样的问题,问得我妈哑口无言。

我小的时候,我妈经常要陪着傅老师全国各地去教人练拳给人上课的,那个时候,练拳的人太希望多些人能成为同道,授课教学基本都是免费,再远的地方,对方顶多也就出点路费。等课上完了,傅老师看我妈辛苦,请吃一碗面,一顿饭,就这样了。

傅老师去世前,我妈也一直坚持义务上课,直到后来,我妈才开始通过教授外事领馆,外企领导,收点学费,家里的情况才好转起来。

 

1992年5月。澳大利亚杨氏太极交流会。摄于上海闵行体育场1992年5月。澳大利亚杨氏太极交流会。摄于上海闵行体育场

 

七十年代,日本跟中国刚刚建交,组建过代表团,到上海进行武术交流。那时候我妈和傅老师作为接待方代表,跟日本的武术家作过交流,对方印象蛮深的。

过了二十年,到1993年的时候,日本那边发了邀请函,指名邀请我妈前往日本,进行正宗杨氏太极的传授,上级通知一层层下发,最终传到安庆路菜场——我妈当时的工作单位,然后经过一年多的程序和审查,我妈被赋予了“教授”的头衔,赶往日本进行授课。

在那里待了三个月,老妈坐船回来,给我带了不少日本文具,羡慕死我一帮同学了。但她很长时间,都没有提及在日本的旅行见闻,问起,只叹口气,然后狠狠地转头让我用心练拳。

 

母親在指導拳架母親在指導拳架

 

数年之后,妈妈才谈起,日本那边的学生,学太极的劲头太足,足到可怕。太极在国外被当个宝,国内被当根草,她说这样继续发展下去,未来不知如何。

或许是我妈教得好,学员反响不错,第二年,日本太极拳社再发邀请。可惜人算不如天算,19951月神户大地震,日本经济泡沫又一下子破个干净,到处都是破产跳楼的,没人再有心思学拳,此事就此搁浅。

5

老妈因为要到处教课,怕荒废了我的基础,在我8岁时,送我去虹口的精武训练馆学少林。来训练的孩子不同年龄,小的只有5岁,大的要升中学,在一起流汗,一起挨打,一起欢笑流泪。

 

心有猛虎,細嗅薔薇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精武学校其实跟现在的武校还是有差别的,那里的学生都是在正常学校的课程结束后,用业余时间学武术。那段时间挺辛苦的,先在学校里上完课,作业能写多少算多少,然后赶去精武,训练结束回家继续练本门的功夫。

我每天骑着小小的自行车来去,一年四季,刮风下雨,弄堂里的家长们都叫我“小杨子荣”,可能是因为我个子小小穿着雨披踩着脚踏车的样子,和智取威虎山的英雄杨子荣有点儿神似吧。

有时候太累,头一天的作业没写完,第二天只能早起,趴在床头拼命赶,赶不完……又会被老师叫家长。

 

中學裡頭髮短得像個男孩子中學裡頭髮短得像個男孩子

 

睡眠不足,经常迟到,又会武术,这都使得我在学校里成为很奇怪的存在。你想啊,几十个同龄男孩儿女孩儿聚在一起,听说我是从武术家庭出来的,好奇心加上好胜心,还不得挨个儿找我麻烦?

我是谨遵母亲大人法旨的,坚决不跟人打架。有时候对方挑衅过头了,我也是忍不住,打架很少有人打得过我,实在不行还可以跑,发育之前我是全校跑得最快的。

即便如此,学科上我也是全年级的前三,作文拿奖,奥数尖子。那时候的人根本没听说过奥数训练班,题目也没像现在这么难,外婆成天拿“鸡兔同笼”、“孙子兵法”跟我打发时间。

 

楊氏傳統太極劍楊氏傳統太極劍

 

1997年,我去了父亲那边上中学。对练武人的歧视,也跟着我一起来到中学这边,反正我一有表现不如意,老师就拿这事儿挤兑,“你去打武术算啦,来这里读书干吗啊”,还有说我“只长身体,不长脑子”。

学业加重,日常的太极功课就搁下了,只在寒暑假时,回到外婆这边,接受妈妈的“地狱式”特训。

每天早上吃好早饭我妈就督促我练拳,拉筋,除了一日三餐,和一个小时的午睡,一整天都在练拳,练不好就挨打。家里太小,练拳就只能在家门口的走廊上。记忆中最多的场景,就是晚上借着路灯的光亮,拿着两米多长的白蜡棍,跟着母亲练。

 

和母親一起練棍和母親一起練棍

 

练到筋疲力尽,整个上海都进入梦乡,我妈觉得满意了,才让我吃点宵夜睡觉。

6

大学,我考的是上海体院的经管系,填志愿的时候,我其实一直在思考,学这个专业,有没有办法让自己以后哪怕不是凭太极,凭管理也能吃上一口饭。哪怕某天不能教课,哪怕残废了,也能靠脑子,好好地生活没有后顾之忧。

读书期间老妈介绍了她的一些学生给我,我用英语上课,积攒学费。大学后面几年,我就没问家里伸过手了。

 

大學時期教課大學時期教課

 

毕业后,我拿着简历去找工作的时候,我想试试,看看能不能凭着手里的文凭,走通武术之外的门路,养活自己。

现实挺残酷的,公司面试,先问的往往是你英语如何?有哪些社会实践经历等等的问题。特长那一栏里,我倒是写了太极,人家根本直接无视。

2009年,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私营创业公司里当行政文员,老板大不了我几岁,也是80后。客观来说,那个老板其实对我不错,他说今天要加班哦,我说加不了,家里有事;他说等下开会哦,我说有约啦,老板我先走一步,他也没有为难我。

过了一个月,我拿到两千五百元工资,心里盘算着,扣除交通通讯等等开支,所剩无几,我吃得很不好。从大学毕业开始,老妈就让我交房租了,给我划了间差不多4平方米的小屋子,每月500元房钱,500元饭钱,家里有大的房间,想住可以,房租得涨。

更关键的,是我觉得自己真的应付不来那种电脑桌前的工作,好比宝剑,用它去拧螺丝?我觉得这么下去,空耗青春。

 

教大班課教大班課

 

特痛快地向老板提离职,看样子他挺想留我,为了走人我多说了几句,大意应该是自己的人生规划和公司不同之类的吧,结果把老板的创业艰辛之情给惹了出来,说着说着,把他给说哭了……

第二份工作,在陆家嘴的一家健身会所当太极老师。因为十几岁就开始跟着妈妈给别人上课,这对我驾轻就熟。当时的上海,除了公园里教老人的那种,正经教太极的健身场所其实屈指可数,他们大多都是跨国公司的外籍员工,企业高管,对学太极的兴致很高。

2009年我上一堂课75分钟,标价258元,我拿70元。为了生活,尝试过连续几个月,从早上五点做到晚上九点,不停地上课,我拿到4千多元工资。

 

中外學生中外學生

 

从健身机构出来以后,我在各处跑,给国际学校,给企业培训,给个人做私教,我越来越理解母亲奔波忙碌的表象背后,为家庭付出的辛劳。也渐渐理解为什么母亲会用支付房租的方式迫使我独立生活。

2012年,生活稍有起色的我开始公益授课。在静安区的一所社区学校,教那里的学员打24式简化太极。半年后,我问学校要了900元的交通补贴,对方很惊讶,据说他们是第一次碰上公益授课还要钱的。

公益授课的初衷,是希望把太极推广给更多普通人,但经过交通费事件之后,我发现这条路暂时还行不通。

7

 

叶泳湘榮獲上海精武第十一届太极传统武术比赛各式太极拳第一名。叶泳湘榮獲上海精武第十一届太极传统武术比赛各式太极拳第一名。

 

2013年,我获得了上海精武第十一届太极传统武术比赛各式太极拳第一名。2014年,第十二届香港国际武术节传统杨氏太极拳金牌、传统杨氏太极刀金牌、传统杨氏太极剑金牌。然后,开始有了点名气。

老祖宗说,"无瓦遮头不教""舞龙舞狮不教",说的是,太极不是街头卖艺,也不该义务教。真碰上有资质的好学生,家里实在困难,可以拖可以欠,但不能免,必须有同等的价值付出才会珍惜所学,才能光大门楣。祖师爷杨露禅进京,走的也是皇家的路子,上层的学员。太极的价值,需要社会地位的体现。

 

繼承母親的棉衣,也繼承母親的技藝繼承母親的棉衣,也繼承母親的技藝

 

2013年,有学生介绍我去复旦大学给EMBA班上的同学上课,我的学费是11500元/小时,学员基本都是企业高管,金领人群。太极练功服200元一套,成本价给学员——我不是卖衣服的,我只获取教授太极劳动所得。

我一年涨价两次,2月和7月。如今单价已然上千,参见标价。一方面技艺精进,授课水平提高,价值也就越高,另一方面,生命流逝,自己的时间越来越精贵,还要做其他事情去传播太极文化。你知道,传播是个无底洞,我用自己的授课积蓄慢慢去填,能填一分是一分。"取之于太极,用之于太极。"

 

動靜相宜,行之千里動靜相宜,行之千里

 

教拳这行,古来都不是什么和善的行当,祖师爷杨露禅号称"杨无敌",靠的不是一张嘴去跟人以德服人讲出来的,是靠拳头打出来的。

世家传承出来的真东西,跟公园里的"洋泡泡"有多大的不同呢?简单说明,人在练拳的时候,每一个动作,骨骼、经络都有一个最佳的支撑和发力点,有些角度不能偏一点点,举个例子:身法和步法的幅度需要手把手喂劲,为何这个位置?一试就知。弓步位置不对,膝盖就会受伤,越练越伤。你练的是不是真东西,练一个月,膝盖不疼,身体健康,越练越美,那是真东西。

 

太極•長城「上步七星」太極•長城「上步七星」

 

那天我正给学员上着课呢,一个中年男人上来敲门,说想进来体验一下,我问对方有预约吗,他说没有,不过他有学过,想上来看我教得对不对,我一听,就知道遇上挑馆的了。

对方报了姓名师门,讲了通自己的资历,然后等我接茬。

我说这样,今天刚好新学员在,我们一起打一套拳,同一套拳,正好这个学员也是来体验的,看完谁打得好,学员爱跟谁走随意,如何?

男人同意了。待一块儿打完老架第一段,他昂着的头颅低垂,羞愧退走。

8

 

太極•長城「金雞獨立」太極•長城「金雞獨立」

 

我本来只是在讲课的时候要找专业和美感结合的太极照片,在网上居然一张都找不出来。

2015年,我就找朋友拍摄了两套太极写真,一套在古长城上,一套在安吉竹林。

谁知道一夕之间,火了。这些影像在微博上被转发了数万次。现在微博上,每天留言想跟我学拳的,都有几百条。

接着自媒体转载,百万阅读量,20168月,一个知名的视频平台通过微博联系到我,一开始我是拒绝的,对镜头有些排斥和恐慌,后来编导说服了我把自己的故事说给更多人知晓。谁知道拍摄的五分钟视频,全网千万浏览量,着实把我惊到了。

 

太極「下勢」太極「下勢」

 

太极这个行当里,颜值平均水平不怎么高,可能好看的人也不来从事这份没什么钱途的行业。没人想过把太极做得年轻一点,漂亮一点,时尚一点,那么,从我开始吧。

我大学里学的经济管理,之后又去英国游学,在几个欧洲国家都游历过,对比发现,对传统文化的传承和传播,国内和国外相差不止一个级数。

除了教课,我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我喜欢旅行,去观察天地,去接触更多新的事物;一个人的时候喜欢看书,养树,弹古琴,做裁缝,研究芳疗,设计首饰;还会时不时闭关,精进自己的武学技艺;还要思考太极传播的下一步棋……那么多思考中的事,而今只是刚刚起步。

 

安吉•以夢為馬安吉•以夢為馬

 

读稿人语 | 丑丑

传 承

叶泳湘穿上古装,挽起发髻的扮相很古典,活脱脱一个武侠小说里走出来的矜持冷傲女侠。当她长发放下来,开始和你对话的时候,你会发现,她和城市里出生长大的八五后,并没有什么不同。有一点漫不经心,一点无所谓,我就是这样,懒得和你多说的个性。

但是,她有和其他同龄女孩不一样的梦想,她想做一个正宗太极的传承人和传播者。

在这个网络和高科技高速发展的时代,计算机可以打败人类,导弹射程可以达到一万多公里。中华传统文化武术,原本防身格斗的作用渐渐改良成健身动作,甚至舞蹈动作,很多传偏了,有的甚至消失了。

其实,正在消失或者迷失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远不止太极一项,都需要有担当有理想的人,来恢复和传承下去。

 

留學時期,攝於倫敦塔橋留學時期,攝於倫敦塔橋

 
 
[ 人物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人物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豫ICP备10023864号-4
豫ICP备1002386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