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协会 赛事 社会 段位 晋级 考试 知识 人物 大师 名家 新秀
健康 饮食 运动 医疗 心得 拳法 功法 实战 视频 比赛 教学 表演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 » 武学大师 » 正文

追忆台湾九段国术大师沈意清先生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5-20  来源:东阳日报(杭州)  浏览次数:2078
核心提示:今年3月18日,春雨霏霏,我随甬绍文化之旅访问团赴台。此次访问,除了参加海峡两岸孝德文化交流,我还有一项重要的使命,就是代表

今年3月18日,春雨霏霏,我随甬绍“文化之旅”访问团赴台。此次访问,除了参加海峡两岸孝德文化交流,我还有一项重要的使命,就是代表上虞武术家协会,去拜访著名虞籍乡贤、蜚声海外的台北武术界元老,九段国术大师沈意清先生。此时,我的眼前浮现出与沈老相识的难忘情景。

那是2013年4月16日至22日,我与张关卣先生应台湾农经文化交流协会与台北文化大学邀请,专程赴台文化交流,并出席世界孝德文化协会台湾分会成立仪式。4月20日,我们从台南返回台北已是下午,秘书长任歌先生告诉我,有一位你们的台湾老乡,今晚要拜访你们。我诧异地问:“哪位老乡?我们在台湾的老乡?”任歌先生笑着说:“当然是你们上虞老乡!今晚他还要请你们一起吃饭呢。”

我们曾多次访台,参加文化交流,还从未碰到过虞籍老乡,听到这个消息,我与老张十分兴奋,连忙问任先生:“这位老乡是什么身份?”他神秘地笑了笑:“别急,我陪你们去,见了就知道了。”大约下午五点左右,在任歌先生的陪同下,我们来到离住地不远一家饭馆的楼上,在靠近窗口的一张大圆桌旁,坐着两位客人,见我们来到,便热情地迎上来。一位是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一位是身板硬朗的老者,虽已谢顶,但双目炯炯有神。任歌先生介绍说,“这位是台湾人民行动党的马禄主席,那位长者就是你们的老乡沈老先生。”

我们连忙迎上去,当我与沈老握手时,着实吃了一惊!因为沈老先生的右手如同机器人的手一般,硬硬的,凉凉的,被他握过,手心隐隐作痛。沈老大概也看出了我的疑惑,笑着说:“徐先生,请坐、请坐!”我紧挨着他坐下,他伸出右手给我看:“这手是练铁砂掌练的,吓着你了,对不起。”旁边的马禄主席也笑着说,“你们这位老乡,可了不得啊,他是台湾国术界德高望重的名人哪!他不仅是我们台湾军警界的国术教官,还曾经受菲律宾前总统马科斯邀请,担任过菲律宾总统府国术功夫队的总教官呢!”“哪里、哪里!”沈老慈祥地微笑着。

我们便边吃边聊,沈老告诉我,他已86岁高龄,原名沈茂惠,沈意清是习武后改的名。沈老祖籍上虞东关长山,自幼随父母在上海长大,因为从小喜爱武术,12岁开始正式拜师学艺,进修过南北各派国术,后随国民党政权来台,一直在中央军警部门任国术教官,现在台湾军警国术界大多是他的弟子。现在年岁大了,主要从事顾问工作,同时整理一生教习体会,著书传道,弘扬中华国术。我对沈老说,“您是家乡人民的骄傲!如果您方便的话,请回家乡去走走看看,家乡人民一定会欢迎您!”我还告诉沈老,改革开放以来,上虞家乡现在不仅经济社会发展很快,而且群众性的武术健身活动也十分兴旺,如是您能回家乡去做做顾问,作作指导,一定会大受欢迎的。他高兴地说:“是啊,我知道,任歌先生去过上虞,说家乡发展得很好啊!”我当即与沈老相约,回去后,马上联系报告,到时一定请他回家乡去走走看看。同时,我们还特邀沈老参加明天的台湾孝德文化协会成立仪式。

4月21日下午,世界孝德文化协会台湾分会成立仪式在台北市八德大道鸿运楼隆重举行,沈老如约出席,还被邀为贵宾在主席台就座,并与我们合影留念。我看到,整个下午沈老十分开心,晚宴结束后,他执意要送我与张关卣先生每人两瓶金门高粱,说“这是台湾最好的,请你们带回去尝尝”。他还特地送给我一本由他编著出版的国术专著《搏击擒拿术》,并附有他研习的一份养生单方,我们一再表示谢意。因为第二天上午就要启程返回大陆,我们没有时间再去沈老家看望,说好下次来台一定登门拜访。沈老高兴地答道:“下次来,我设家宴招待你们!”他又一次用“铁砂掌”与我们道别。

返回上虞后,我把台湾乡贤沈意清先生的情况报告了区政府方静副区长,她说:“好啊,欢迎沈老回家乡走走看看!”随后,我又向上虞区武术家协会副秘书长屠仲道先生作了介绍,他表示会及时报告领导,欢迎沈老回上虞家乡来指导。可惜,近两年来,由于忙于其他文化交流活动,我很少与沈老联系,仅去年下半年给沈老写过一封信,因迟迟不见回音,心中甚是挂念。所以,借此访问机会,我特地与区武术协会商量,准备了一份邀请函赴台,希望早日与沈老见面,邀请他回家乡上虞来访问。

       3月18日晚上,我们抵达台北已是深夜。第二天上午,我们前往台北国军艺术中心参与书画交流活动。任歌先生告诉我们,中午马禄主席要设午宴招待你们。我说:“好啊!我正要请他帮助联系,我们要专程前去拜访上虞老乡沈意清先生。”任歌先生看着我,轻轻地说道:“沈老可能不在了。”我一听,心头一震,“怎么可能?沈老不是很健朗的吗?”我们一时无语以对,急切希望见到马禄主席,了解真情。中午12时许,我们终于在国军招待厅见到了马禄先生,他见到我,喃喃地说:“沈老走了,走得太突然了。”“他得了什么病?”我急切地问。“是去年下半年,恐怕是急性感染,说走就走了。”马禄先生取下眼镜,拭着泪花说:“我们也万分痛惜啊!”我立即从手提包里取出上虞区武术家协会的邀请函,大声说:“你们看,这是给沈老的邀请函,我们这次特地来邀请沈老回家乡的!”刹那间,我的心头涌起无限的悲伤,沈老这位上虞的游子再也回不了家乡了!我同时感到万分的遗憾,遗憾的是,我本该早早建议上虞区武术家协会组团去台北一趟,拜访这位一生为弘扬中华武术呕心沥血且功绩卓著的虞籍乡贤。然后再邀请他回家乡上虞来走走看看,现在,一切都为时已晚。

离开国军艺术中心,我独自走在马路上,仰望台北上空,阴沉而深邃,我默默地祈祷着,但愿沈老的在天之灵,已早早回到他日夜思念的故乡上虞!回到他的老家东关长山!

 
 
[ 人物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人物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豫ICP备10023864号-4
豫ICP备1002386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