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协会 赛事 社会 段位 晋级 考试 知识 人物 大师 名家 新秀
健康 饮食 运动 医疗 心得 拳法 功法 实战 视频 比赛 教学 表演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新闻述评 » 正文

打假剑指“武术大师” 武林江湖需法治护航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8-04  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  浏览次数:47
核心提示:综合格斗教练徐晓冬20秒打败雷公太极创始人魏雷一事在海内外掀起波澜,由此引发的传统武术与现代搏击之争更挑动大众的神经。如何
        综合格斗教练徐晓冬20秒打败雷公太极创始人魏雷一事在海内外掀起波澜,由此引发的传统武术与现代搏击之争更挑动大众的神经。如何在现代法治下让传统武术传承和发展,也引发各界思考。

  从出手进攻,到被裁判强行拉开,对决只用了7秒。

  4月27日,“雷公太极”创始人魏雷与格斗教练徐晓冬在成都亦禅道馆如期对决。

  一段由手机录制的20秒视频记录下了整场对决情况:比赛开始后,徐晓冬率先用组合拳发起进攻,魏雷边向后退边招架,但瞬间就被打倒在地,徐晓冬顺势骑在了他的身上继续用重拳猛击魏雷头部,冲上来的裁判将徐晓冬拉开,判定魏雷认输落败。

  对决视频上传互联网后,迅速传播开来,伴随着徐晓冬“向传统武术打假”的口号,引起了社会舆论的广泛关注。

  随后,徐晓冬向多个武林门派的掌门人发出挑战书,屡遭回绝。

  对此,舆论不禁质疑:中国武术怎么了?武术“大师”们怕了吗?

大师”们只会花拳绣腿?

  近年来,传统武术被批“花架子”的事件屡见不鲜。

  2013年8月7日,在新疆天山天池湖畔召开的“天山武林大会”上,来自少林、峨眉、武当、昆仑、崆峒等11门派的掌门或代表纷纷登台展示传统武术套路,但是由于缺乏对抗性表演,许多观众还是略感失望。有观众表示:“不好看,就好像社区老人在晨练。”

  此前一年,浙江云和武术协会前会长梅必永在邻里纠纷中被邻居用菜刀砍死,一度引发“武功再高,也怕菜刀”的调侃。

  这位在国际传统武术比赛中荣获过三金一银的武术冠军横遭惨祸,更让许多人开始对传统武术的实战性产生怀疑。

  “传统武术真正能用来实战的东西很少,花拳绣腿居多,综合格斗(MMA)才是真功夫。”在10余年的从教生涯中,徐晓冬不止一次跟学员这样强调,要学真功夫就得从实战出发,不能学武术套路。

  “MMA是一种规则极为开放的竞技格斗运动,融合了散打、泰拳、拳击、空手道、摔跤、巴西柔术等多种技术,从站立击打到地面缠斗,直到击倒对手或者对手认输。”

  徐晓冬告诉本社记者,MMA不同于表演性质的中国传统武术,是面向实战化的格斗技巧,是最大限度地发挥武学本体功能的技法。

  在他看来,目前国内众多流派的“武术大师”们,很多并没有“真功夫”,只是对武术套路有所研习,并不能称为真正的传统武术。

  对于传统武术是否具有实战性,武警特警学院教研部搏击教研室教授杜振高给予了肯定答案。

  杜振高告诉本社记者,中国传统武术门类复杂,派系众多,但大多都是历经千百年历史从实战中总结出来的武术体系,具有极强的实战技击性。传统武术中,武术套路与武术技击是相辅相成的,很多武术都要与禅宗、道宗的理论相结合,需要多年积淀。

  作为传统武术人的代表,青城派功夫掌门人、四川武协青城功夫研究会会长何道君认为应该区分武术和格斗的概念。

  “搏击也是由传统武术演变而来的,是将传统武术中的招式分拆简化,不再按照整体的套路出招,更注重实战性应用。但这并不代表传统武术就不能打,只是随着时代的变迁,人们不再需要以打倒对方为最终目的,而是作为一种强身健体的运动。打输了也并不代表传统武术不行,个体差异不同罢了,你花了多少精力去练习也很关键。”何道君谈道。

  解放军某特种部队的一名格斗教官告诉本社记者,他自幼习武多年,深知中国传统武术的凌厉狠辣。

  “中国传统武术中很多技法是用于生死相搏的,轻则致人伤残,重则要人性命,是不会轻易传授出去的,更不可能用于竞技比赛。”

  教官谈道,解放军作战部队学习的格斗和捕俘技术中,很多“一招制敌”就源于中国传统武术的竞技技法。

武林不是法外之地

  随着徐晓冬“传统武术打假”的声势不断壮大,武林人士的比武决斗也逐渐进入了公众视野。

  4月30日,崆峒派弟子秦玉龙发微博称:我是崆峒派弟子,向徐晓冬发出挑战,地点在崆峒山,规则无限制,死伤由命。

  约战中提出的“死伤由命”引起了法律界人士的高度关注。

  据记者调查得知,武术门派历来都有上门挑战和切磋交流的习惯,其中难免会有受伤甚至意外。“拳脚无眼,死伤由命”的说法历来是比武当事人的事前约定,然而法律人士却表示,这样的约定却并不具有法律效力。

  我国《体育法》第53条明确规定:“在体育活动中,寻衅滋事、扰乱公共秩序的,给予批评、教育并予以制止。”一旦违反治安管理的,则由公安机关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给予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朱巍表示,法治社会任何协议、约定都必须在法律的框架之内。“按照竞技比赛的相关规则,符合我国关于体育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这种公开透明的竞技比赛也是社会老百姓喜闻乐见的,而且是合法合规的。”

  而类似崆峒派弟子秦玉龙向徐晓冬发去战书所提到的“死伤由命”的约定,法律上称之为“被害人承诺”,显然违反了法律对生命健康权的保护原则,损害了公共秩序。

  朱巍指出,虽然在合同之中双方可能签订了这种生死契约,但在法律上无效,甚至违法。

  对于近日江湖上各种“约战”,有观点认为是一种“博眼球的闹剧”。

  但朱巍认为,这种行为更可能涉嫌寻衅滋事:“以约战为借口,以约战为幌子,实际是把个人的私人报复、私人恩怨加到约战里,特别是在媒体上放出一些有损他人名誉、属于哪个门派名誉的言论,这种行为属于寻衅滋事罪范畴,可能涉及我国治安处罚法甚至刑法的相关规定,有关部门应该管一管,这种风气不能蔓延。”

江湖仍在,国术何往?

  尽管“传统武术打假”成为一场草草收尾的闹剧,然而中国传统武术面临的传承困境却依旧严峻。

  河北省任丘市武术协会副秘书长赵志军谈道,中国传统武术是中华文化的瑰宝,博大精深、源远流长,不仅具有严密的哲学思想、系统的技击理论、完整的锻炼体系,具有强身健体、祛病延年、防身御敌、修身养性、悟道益情等一系列神奇功效,而且还依托一定的政治、经济背景,与军事、宗教、教育、医疗、艺术等活动紧密相连和相互渗透,体现出中国人特有的文化精神及哲学思想。

  进入新世纪后,随着人们对中国武术运动认识的不断深入,中国传统武术日益受到世人的关注和青睐。然而,纵观国内传统武术的发展现状,还存在着诸多的不足和问题。

  赵志军指出:“许多传统武术流派因缺少传人正濒临消亡,诸多的传统武术套路因缺少面世的舞台而逐渐被世人淡忘,现代武术比赛的规则限制了传统武术的发展,对传统武术的挖掘整理还不尽如人意,对武术传播团体或个人的资质管理还不完善,国内武术馆校的办学质量还有待提高。”

  “当前,传统武术比赛多是武术套路演练的比赛,而对于套路的比赛,多是从套路演练的风格、劲力、动作的工整等来衡量演练水平的优劣。因而也造成现在传统武术的习练者格斗技能下降,形成‘会说、会练、不会用’的现象。”赵志军谈道,不仅是许多武学的练习者存在会练不会用的情况,一些武学传人也疏于习武,导致很多武术文化逐渐流失。

  为此,他建议国家各级政府部门应提高对传统武术的保护意识,在学校体育中增加传统武术的内容,设立各种级别的传统武术交流与比赛活动,加大对传统武术基础理论的研究力度,对于传统武术的传播者和团体要加强管理和资格认定,加强各级各类媒体对传统武术的传播。

  与此同时,还要加强对武学人士的法治教育,通过《非物质文化遗产法》等法律来抢救濒临失传的中国武术。

  山西省武术运动管理中心高级教练员田晓慧也谈道:中国武术的传承和发展需要法治规范。

  她指出,法治是文明的象征,武术和法治理念的相通性决定了从武治到法治的转变,这种转变是历史的必然,是人类文明前进的体现。现代法治下的武术,在法律的保护下取得了新生,不论在知识产权保护还是武术事业传承发展,法治都将发挥着巨大的作用,为中国武术的繁荣复兴护航。


■延伸观察
中国武术若想走向世界
先要走出江湖

  现代人对中国武术的认知,大多停留在武侠小说和影视作品中,那些飞檐走壁、乾坤挪移、出神入化的描述,混杂着中国人的民族情绪,而其沾染着的东方神秘气息,更被外国人所崇拜,功夫也成为世界认识中国的重要标签之一。在美国、欧洲,不少外国人热衷到中国武馆学习武术。

  中国武术源远流长,无可否认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瑰宝。拳脚、刀剑、腾挪闪躲……各具风流。更何况,文艺作品给传统武术披上了虚构与神话的外衣,江湖上游走的各种“武林大师”,更给武术添上神秘色彩。我们认为,武术不该被神化,更不该被江湖化。

  确实,中国武术不是单纯的竞技。传统武术尤其讲究精神与外力的合一,注重精神的修炼,极限的挑战,勇气、慈悲心与正义感等高贵人格的培养,并非让人去争斗。其核心并不是“进攻”,而是“上武得道,平天下;中武入喆,安身心;下武精技,防侵害”。

  但是,普通民众通过文艺作品中所塑造的传统武术形象并不能真正渗透武术的内涵精髓,以舞台表现力作为衡量传统武术的标准,造成了大众对武术精神的误解。而各种“大师”们在银幕和舞台上的表演,更使得武术日益走向“舞术”。而中国武术,如果再不革新,恐怕只能沦为“舞术”。

  因此,中国武术首先需要摒弃门户之见。不可否认,经过时间的洗礼,能够流传至今的各门各派,一招一式都凝聚了数代武术家钻研悟习的心血。然而,门派林立也产生了诸多消极影响,故步自封、山头对峙、恶性竞争等使武术界泥沙俱下、良莠不齐,更因过度神秘而让外界对武术有诸多误解。因此,中国武术亟须走出江湖,丢下相互诋毁、标准各异、自我欣赏的沉重包袱。

  其次,要摘掉神秘的面纱,坚持走向大众。武术赛事应简化规程、透明运作,以让普通人看得懂、学得了、传得开的方式,推动武术走向世界舞台。

  再次,还应加强实战和对抗能力的训练。在和平年代,很多老拳师一生未必打过一场真正的比赛或“生死架”,技术上肯定是不如受过专业格斗训练的职业选手甚至业余选手。而他们生存的文化土壤与传播氛围依然是老一套,甚至故意保护这一套传播方式,导致技术越来越脱节。

  因而武术文化持续不断的发展还需要制度体系的支撑,加大对抗能力的专业训练,规范武术赛事,让中国武术重上国际体育竞争舞台。

  最后,应加强监管。由武术衍生出来的养生、玄学,更是容易在这个功利的社会中造就一些欺世盗名者。他们打着武术的旗号,当起了“大师”,经营着无本万利的生意,引得无数青少年和年轻人来拜师学艺,令武术界蒙羞。在此情景之下,需要管理和规制,整治武术乱象。

  有比较才有鉴别。日本的柔道、韩国的跆拳道正是这样走向了世界。中国武术要真正走向世界,不应停留在一种电影和舞台表演艺术上,还应揭开曾被夸大的神秘面纱。

  除了应该发掘其深远而独特的内涵与精神外,还要以一种竞技的本来面目走到前台,这样才能真正释放出积淀了千百年的魅力。中国武术不需要各种大师、各种明星,而需要一个规范的竞技场。中国武术要走向世界,先要走出江湖。(据美国《侨报》)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豫ICP备10023864号-4
豫ICP备10023864号-4